习近平 新时代
当前位置:主页 >>国医传承

把疗效纳入中医药文化传播体系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近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五部门联合印发《中医药文化传播行动实施方案(2021—2025年)》,提出了深入挖掘中医药文化精髓、推动中医药融入生产生活等四项重点任务,旨在构建部门联动、多元立体、责任明确的中医药文化传播机制,必将对推动中医药文化传播起到积极作用。中医药文化传播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提高民众的价值认同,做好中医药文化传播必须要解决“为什么传”“谁来传”“传什么”等基本问题,从认识论、主体论和方法论等层面深刻辨析中医药文化传播的内在机理,提高中医药文化传播的效能。

缺乏中医药疗效的文化传播,难以构建逻辑自洽、阐释有力的中医药文化传播体系。疗效是中医药的立身之本和发展之基,理应作为中医药文化传播的重要内容,但当前中医药文化传播作品或活动更多地集中在哲学体系、价值观念、优秀传统、文艺作品等领域,重于文化体验、疏于疗效认知,造成个别民众把中医药文化仅仅视为一种思维观念来看待,而很难与临床疗效和科学研究产生关联。中医药文化传播唯有从疗效层面回答中医药“为什么好”“为什么行”“为什么能”,才能有力回击质疑和回应责难。

把握中医药疗效与文化的内在关联,将疗效纳入中医药文化传播体系。我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医药文化的魅力不仅在于其思维、符号等,更体现在治病救人的疗效。但在现行中医药文化传播实践中,中医药文化传播活动倾向于文化概念宣讲和文化活动体验,较少从疗效视角解读中医药文化内涵和临床效果,使得文化传播的效果打了折扣,难以解决民众对于中医药文化认识的痛点问题。把疗效纳入中医药文化传播体系,有利于构建集文化传承、临床实效和科学研究为一体的中医药文化传播体系。

把疗效纳入中医药文化传播并非易事,但值得中医药人深入探究、躬身实践。国医大师徐经世认为,中医临床是个体化治疗,是以自己的技术水平去认识疾病,缺少经验者往往难以辨识和开方治疗。从临床实践来看,中医临床诊断强调整体思维和辨证论治,而这种个体化的治疗效果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中医师的学识和经验,导致了中医药疗效存在“因人而异”现象。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中医药文化传播者除了必须具备深厚的中医药知识积淀和临床经验外,还应具备现代科学知识和传播技能,方能将中医药疗效的确切性讲得活、讲得透、讲得精彩。缺乏大量临床经验支撑的中医师,很难把中医药疗效机制讲得清楚。

构建以疗效为内容的中医药文化传播机制,需要从人才和科研两个方面着手。一方面,就疗效而言,名老中医和一线临床医生最有发言权,但这类中医师往往忙于临床诊断。要建立名老中医和临床医生参与文化传播的机制,鼓励他们成为中医药文化传播的主力军,积极参与中医药文化传播。要组建跨学科的中医药文化传播团队,特别要注重发挥中医药院校和综合性大学的学科交叉和人才聚集优势,在移动互联网上通过手绘、动画、视频、图片等形式宣传中医药疗效的作用机制,用“接地气”的方式贴近当代青少年的生活。另一方面,就科研而言,学术界不乏关于中医疗效判定标准、中医临床疗效评价等严谨分析的学术论文,但这些“高精尖”的学术观点与普通民众生活存在较大鸿沟,如何把学术化语言转化成雅俗共赏、喜闻乐见的科普软文是中医药文化传播的努力方向。(刘波   贵州中医药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