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 新时代
当前位置:主页 >>医学前沿

名医名方:柴龙解郁丹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丰广魁,江苏省连云港市中医院二级主任中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第二批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第六、第七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江苏省西医学习中医师承指导老师,江苏省名中医,中华中医药学会脑病分会常委,中国民族医药学会治未病分会副会长,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脑病分会副会长。

       发表论文46篇,其中SCI5篇,获得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1项,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1项,江苏中医药科学技术奖二、三等奖5项,连云港市科技技术进步奖一、二、三等奖5项,编著出版著作7部。

       组成:柴胡12g,黄芩12g,法半夏12g,人参10g,炙甘草6g,龙骨30g,牡蛎30g,珍珠母30g,生姜15g,大枣15g。

       用法:每日一剂,水煎400ml,分早晚服。

       功效:疏肝解郁,镇静安神。

       主治:焦虑症、失眠症、狂躁型精神分裂症、不安腿综合征属肝亢神扰,症见心神不宁,夜寐不安,烦躁易怒等症者。

       方解:焦虑症为不良情绪刺激,导致肝气郁结,进而扰动心神、肾志。肝为刚脏,易亢而生风,藏血而主筋。若忧思过度,或气机不畅,肝气郁久化热,神受其扰;或气郁则津液失布凝而为痰;或郁而化火炼液成痰,痰气交阻,神失其养;或暗耗阴血,心肝阴血亏虚,肝失调达或亢逆,则魂无以藏,神无所附而见失眠心烦,坐卧不宁,心悸怔忡。若肝的疏泄功能失常,阴血不能滋养筋脉、肌肉则易倦怠乏力、拘挛紧张、颤抖等。风阳上扰则出现易激惹、汗出、头晕、麻木等;横逆克脾则出现纳呆、腹泻;损肾伤精则脑髓失养,出现注意力不集中、健忘。若肝郁化火则易出现易怒、急躁、易激动。若克伐脾土聚湿生痰则头晕、麻木、反应迟钝。

       虽心主神志、恐为肾志,而肝主疏泄,气机不畅则情志失乖,故肝郁气滞对致病尤为重要。初期肝郁气滞为主要病机,后可致气郁化火、生痰等而变生诸症,或致心、肾阴虚可使病情缠绵。焦虑症主要与心、肝、肾三脏关系密切,肝气郁结贯穿始终,肝郁气滞是本病的病理关键,疏肝解郁是其正治。肝郁最易化火生痰,克伐脾土致呕恶、纳呆,肝为刚脏易亢而化风,故宜在疏肝理气时,兼清泄肝热、健脾化痰、潜镇降逆为要。因此,选用柴胡剂最为妥贴。

       笔者自拟柴龙解郁丹,即由小柴胡汤加龙骨、牡蛎、珍珠母而成。小柴胡汤和解少阳、透转枢机,具有疏肝解郁、调畅气机之功。刘渡舟认为,“柴胡证病在三焦,然波及阴阳、表里、上下、内外”。肝之疏泄失常而致情志抑郁,肝郁化火,出现心烦易怒、内扰心神则见心神不宁、失眠易醒等症。由此可见疏肝解郁对恢复整体气机通畅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与本病的基本病机和治疗原则相吻合,但焦虑症也不可疏肝理气疏泄太过,防止伤气耗阴。焦虑情绪多为肝郁化热所致,理应清泄肝热,但又防寒凉太过,“见肝之病知肝传脾”,且本病多夹肝脾(胃)不和之症故宜顾护脾胃,只有在和中求之,最为妥帖。方中柴胡微苦微寒,入肝经,疏肝解郁为君药,黄芩味苦质轻清肝经、上焦之热,柴胡配黄芩共同清泻肝经郁热,条达肝之气机。半夏化痰开结,辛开苦降,助柴胡疏解气机,为安神要药。龙骨、牡蛎、珍珠母潜降镇逆,重镇安神亦为臣药。人参、炙甘草补益心脾为佐药,并防重坠之品伤脾胃。生姜、大枣与炙甘草健脾和胃为使药,诸药共奏疏肝解郁、镇静安神之功,以解肝郁气滞之焦虑、失眠诸症。

       加减:若潮热汗出加百合地黄汤,若善惊胆怯加石菖蒲、制远志,若易怒加郁金。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责任编辑:刘茜)